<pre id="bbbz7"><pre id="bbbz7"></pre></pre>

      <track id="bbbz7"><strike id="bbbz7"><strike id="bbbz7"></strike></strike></track>

        <pre id="bbbz7"><pre id="bbbz7"></pre></pre>
        <big id="bbbz7"></big>




          短視頻平臺的知識產權治理探討

          總第178期 宋健 江苏高院原副巡视员、二级高级法官發表,[其他]文章

          近期,國內長短視頻平臺之間就影視作品的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等是否構成侵權引發爭議,成為社會熱點。“長短之爭”的核心議題可歸結為兩個方面:一是短視頻侵權行為的判定;二是短視頻平臺侵權責任的承擔。未經授權剪輯、切條、搬運、傳播短視頻的行為構成侵權,在一般情形下并無爭議,爭議主要集中于作為用戶生成內容(UGC)的短視頻平臺,其承擔平臺責任的邊界應如何確定。

          判定短視頻平臺的侵權責任,主要難點在以下兩個方面:
          一是如何劃定利用他人影視作品制作短視頻 (即所謂“二次創作”,又稱“二創”)的合理邊界。有觀點認為,這一問題無法通過“一刀切”的方式解決,故其判斷難度較大。

          二是如何劃定短視頻平臺對于用戶上傳侵權短視頻之注意義務的邊界。“通知—刪除”規則能否滿足當前制止侵權行為的需求?若對短視頻平臺課以過濾、攔截侵權短視頻的義務,是否超出其法定責任的范圍?

          針對以上問題,社會上出現一些聲音,主張大力支持短視頻商業模式的發展,通過妥善解決“二創”短視頻的授權問題,以解決當前短視頻侵權問題。但這種期許或許并不符合影視作品創作和傳播的底層商業邏輯。而YouTube等國外短視頻平臺的版權保護機制亦啟示我們,短視頻平臺對侵權行為實施主動治理,或許才是解決短視頻侵權現象的根本路徑。

          “通知—刪除”規則面臨的新挑戰

          傳統上,對于網絡平臺上的知識產權侵權行為,司法往往適用“通知—刪除”規則以判定平臺的侵權責任。但在短視頻時代,“通知—刪除”規則正面臨著全新的挑戰。由于侵權短視頻通常海量出現且播放量巨大,權利人與短視頻平臺之間往往陷入“通知—刪除—再通知—再刪除”的惡性循環。

          以騰訊訴抖音侵害動漫作品《斗羅大陸》信息網絡傳播權訴前禁令案為例。2021年6月2日,深圳市騰訊計算機系統有限公司、騰訊科技(北京)有限公司、重慶騰訊信息技術有限公司向重慶一中院申請訴前行為保全,請求法院裁定被申請人北京微播視界科技有限公司(“抖音”App運營方)立即刪除“抖音”App上所有侵害《斗羅大陸》信息網絡傳播權的視頻,并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過濾和攔截用戶上傳和傳播侵權視頻。同年6月4日,重慶一中院作出(2021)渝01行保1號民事裁定,支持了騰訊關于立即停止侵權的行為保全請求。根據該裁定查明的事實,僅從2020年11月1日至2021年5月24日的205天時間里,騰訊就向抖音累計發送侵權告知函超過200次,涉及侵權鏈接2.3萬條。其中,某抖音用戶上傳《斗羅大陸》158集侵權視頻僅1個小時左右,播放量就高達76.2萬次,24小時內播放量則超過402萬次;點擊話題“#斗羅大陸動漫”,排名第一的話題顯示有214.7億次播放量;排名第四的話題,播放量為5.7億次……,等等。重慶一中院作出訴前禁令,要求被申請人立即刪除涉案侵權作品,并立即采取有效措施過濾和攔截用戶上傳和傳播侵權視頻。

          重慶一中院的裁定引發很大爭議。其中,反對的觀點認為,對于短視頻平臺只應適用“通知—刪除”規則,因為短視頻平臺自身無法識別侵權視頻以及構成合理使用的“二創作品”,如果“一刀切”地禁止上傳相關視頻,將會影響用戶的言論自由與創作自由;而支持的觀點則主張,面對海量短視頻的侵權之勢,應當通過適用民法典1195條規定的“通知—必要措施”規則,加重短視頻平臺的注意義務,因為僅適用“通知—刪除”規則,并不足以遏制當前高發的短視頻嚴重侵權態勢。

          平臺采取主動治理措施的合理性

          要求短視頻平臺對侵權短視頻采取主動治理措施,并非是對其課以過重負擔,而是有著以下幾方面的合理性:

          其一,符合平臺經濟的特性。短視頻平臺的商業模式集中體現為流量經濟。為獲取更多的流量、增強用戶黏性,短視頻平臺往往通過算法推薦向用戶提供作品。而算法推薦在本質上是以機器算法來替代人工推薦,實質性推動了侵權短視頻的廣泛傳播,同時短視頻平臺也是侵權短視頻流量的受益者。短視頻平臺沒有付出相應的內容成本,卻從侵權短視頻帶來的流量中獲取了廣告、直播、電商等方面的收益,故有必要對短視頻平臺課以更高的注意義務。

          其二,具有現實可行性。從現有技術水平及相關成本來看,平臺采取主動治理措施過濾和攔截侵權短視頻,并不會因此背上無法承受的負擔。

          以國外著名視頻網站YouTube為例。YouTube平臺早期也存在大量侵權視頻,受到諸多權利人的詬病。此后YouTube通過Content ID機制(內部識別機制)、版權匹配工具、版權保護告知機制、正版音頻庫機制、版權侵權警示機制以及嚴厲的處罰措施,有效遏制了平臺上的侵權行為。YouTube所采取的主動治理措施,應當為我國的短視頻平臺所借鑒。同時,應當強調的是,在知識經濟時代,知識產權早已成為企業的核心競爭力。因此,任何商業模式的發展,不能不考慮知識產權的成本支出。這其中,既包括獲取知識產權的內容成本支出,也包括不侵犯他人知識產權的預防成本支出,將平臺商業模式的發展及獲利建立在損害他人知識產權的基礎上,不符合當前嚴格知識產權的基本價值導向,平臺發展也難以行穩致遠。

          其三,符合比例原則的要求。從司法實踐看,責令短視頻平臺采取主動治理措施,通常是針對涉案嚴重侵權行為,以前述《斗羅大陸》案所披露涉案侵權行為的嚴重程度看,重慶一中院所下達的除“通知-刪除”外,短視頻平臺應當立即采取有效過濾和攔截措施的訴前禁令,完全是符合比例原則的。當然,如果短視頻平臺只存在少量的侵權行為,且平臺已經及時采取處置措施,也無需施加平臺更高的注意義務。

          以北京知識產權法院審理的(2021)京73民初1016號騰訊訴抖音侵犯電視劇《掃黑風暴》信息網絡傳播權案為例。該案中,騰訊提交行為保全申請,請求法院裁定抖音運營方立即刪除其平臺上的所有侵權視頻,并立即采取有效措施控制用戶上傳侵權短視頻。抖音則向法院提交了“承諾函”,其四項承諾包括“進一步加強對用戶上傳內容的版權管理”,使用關鍵詞(關鍵詞包括“掃黑風暴、掃黑風暴+拆條/速看/合集/全集/完整版/正片/整片/資源/在線看/免費看/更新/集數以及掃黑風暴的相關拼音”)等技術,對侵權視頻進行主動事前篩查、主動事后篩查,并及時刪除涉嫌侵權鏈接,對反復侵權的用戶進行封禁處理等。北京知識產權法院認為,在目前的商業模式和傳播條件下, 電視劇作品的熱播期有限,在熱播期內嚴防侵權行為,對于回收投資成本,提高平臺關注度和會員黏性均具有重要意義。熱播期內遭受大規模侵權,對于電視劇作品權利人的影響甚巨;被申請人在本院審理中作出四項承諾,其承諾履行的義務高于信息存儲空間服務提供者必須承擔的通知刪除義務,涵蓋了主動審查過濾、阻攔遏制侵權行為的內容,展現了主動作為、履行平臺管理責任的誠意。在此情況下,即使由于技術原因,抖音平臺上可能仍存在少量未能及時處理的涉嫌侵權的視頻,但其數量和瀏覽量一般不大,可以經過案件實體審理以損害賠償的方式救濟,不宜認定為知識產權行為保全司法解釋第七條規定的難以彌補的損失,故而最終駁回了騰訊的申請。

          長短視頻平臺錯位發展的必然性

          當前,一些觀點特別強調,“二創”短視頻可以幫助原創影視作品引流,給長視頻平臺帶來收益,故而應通過有效的版權授權機制,解決“二創”短視頻的合法性問題,從而使長、短視頻平臺均能實現共同盈利。但是,長、短視頻平臺各自經營內容所呈現的商業模式的底層邏輯,決定了這些觀點并不具有可行性,長、短視頻平臺只能實現錯位發展。理由如下:
          首先,影視作品本質上是用影像表達的文學,一部作品的藝術價值和市場價值,要通過對完整作品的評價而完成。所有作品片斷都是作品的有機組織部分,單獨挑出其片斷進行傳播,既是對作品完整性的割裂,也是對作品藝術價值和市場價值的割裂,不符合作品傳播的市場規律。這種做法就類似于作者將長篇小說授權給某出版社出版,又以現代人時間碎片化、不喜歡閱讀長篇小說為由,將該長篇小說的精彩段落集、簡寫本等同時授權給其他出版社出版。這一做法將導致出版社對長篇小說的出版愿意大大降低,進而影響長篇小說的創作市場。

          其次,影視作品是影視工業化的產物,其投資風險巨大,然而作品的成功卻不具有可預測性,甚至具有偶然性。因此,對爆款影視作品的司法保護,本質上是對投資人或制作人所有之前以及未來作品創作投入回報的保護。簡言之,所有虧損作品的投入,都將依賴于爆款作品的商業回報,這本身就是知識產權創新投入與損失之間關系的基本商業邏輯。

          最后,在視頻內容生態中,原創影視作品的創作是內容創作與供給的活水源頭,更具重要性。因此,在長、短視頻的利益分配上,側重保護影視作品的創作與傳播,保護影視作品權利人對作品傳播的控制權,方才符合《著作權法》鼓勵創作、促進文化繁榮的根本價值取向。

          總結

          回顧歷史,從MP3到視頻聚合再到短視頻,無論制播技術和傳播技術如何發展,其中可以深刻洞察的是,所有知識產權問題的本質都沒有改變。在當今互聯網及數字經濟飛速發展的形勢下,重走“先侵權發展后治理”的老路是行不通的,這既不符合當前嚴格保護知識產權的精神,亦將嚴重挫傷影視作品創作的積極性,從長遠看不利于中國文化事業的發展與繁榮。事實上,只要是原創,視頻無論長短,都應當受到知識產權的保護。

          “長短之爭”的解決,還是應當回歸底層商業邏輯的本質,尊重影視作品的創作規律以及市場規律,因而長短視頻平臺實現錯位良性發展才是應有之義,例如,美國長視頻平臺奈飛(Netflix)與短視頻平臺YouTube各自錯位發展的經驗,可供國內借鑒。未來,長視頻平臺事前主動發送侵權預警通知,在侵權訴訟中短視頻平臺主動提交“承諾函”,采取“通知-刪除”及有效過濾和攔截等主動治理措施,同時為防止主動治理中發生“誤傷”,可以借鑒電子商務平臺知識產權治理中的“反通知”規則,由短視頻制作者向平臺提交不存在侵權行為的反通知聲明(該反通知聲明應當包括不存在侵權行為的初步證據),這或將成為短視頻平臺知識產權治理的新思路。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中國知識產權雜志出品)"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本網轉載其他媒體之稿件,意在為公眾提供免費服務。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想在本網發布,可與本網聯系,本網視情況可立即將其撤除。新聞糾錯:010-52188215,郵箱:chinaip@hurrymedia.com
          登錄查看全部

          會員留言


          只有會員才可以留言, 請注冊登陸。

          查詢及評價系統

          文章檢索

          關鍵詞:

          在線調查

          据悉,正在修订中的《专利法》四修,拟将恶意侵权专利赔偿额度从原有的最高三倍上限调整到最高五倍,五倍赔偿已经是目前世界上最高的赔偿额度,对此,你有什么看法?

          没有考虑过
          合理,打击侵权,确有必要
          不合理,赔偿过高,国际上并无先例


          中文字幕隔壁出轨人妻

              <pre id="bbbz7"><pre id="bbbz7"></pre></pre>

              <track id="bbbz7"><strike id="bbbz7"><strike id="bbbz7"></strike></strike></track>

                <pre id="bbbz7"><pre id="bbbz7"></pre></pre>
                <big id="bbbz7"></bi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