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e id="bbbz7"><pre id="bbbz7"></pre></pre>

      <track id="bbbz7"><strike id="bbbz7"><strike id="bbbz7"></strike></strike></track>

        <pre id="bbbz7"><pre id="bbbz7"></pre></pre>
        <big id="bbbz7"></big>



          近兩月,美國的幾個關于反向混淆(reverse confusion)的商標案件受到了關注,分別涉及了亞馬遜公司于2014年推出的網絡機頂盒品牌Fire TV、百事公司于2021年推出的激浪能量飲料品牌、美國模特海莉·比伯于今年6月推出的化妝品品牌Rhode。海莉·比伯是加拿大著名歌手賈斯汀·比伯的妻子。在美國,反向混淆案件的發生率不高。在中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及相關司法解釋不包含明確的針對反向混淆的商標侵權行為的規定,但在司法實踐中,該法的第五十七條等商標侵權條款適用于這類侵權行為。

           

          7月22日,美國聯邦第二巡回上訴法院推翻了一個地區法院的裁決,撤銷了一個下達給美國食品和飲料公司百事公司(PepsiCo, Inc.)的初步禁令。該上訴法院認為該地區法院不當地使用了“寶麗來因素(Polaroid factors)”這個評估體系,錯誤地評估了原告商標的顯著性程度,也錯誤地評估了原告的產品和被告的產品的相似性。

           

           

          2021年3月,百事公司推出了一個新的能量飲料品牌“激浪能量(Mountain Dew Rise Energy)”。當年6月,美國硝基冷萃咖啡公司RiseandShine Corp.在美國紐約南區聯邦地區法院(原本在伊利諾伊北區聯邦地區法院)起訴了百事,指控其能量飲料的商標與該公司的商標過于相似,且兩個產品都為罐裝的含咖啡因的飲料,容易引起消費者困惑(consumer confusion)。該咖啡公司于2016年推出了以RISE為商標的冷萃咖啡產品,而百事的2021年新產品的商標包含著Rise這個單詞。該咖啡公司聲稱了百事對該單詞的使用造成了反向混淆的可能性,誤導消費者以為百事生產了該咖啡產品。

           

          理論上,當消費者“錯誤地認為一個商品由(一個商標的)在后使用者(junior user)生產”,則反向混淆發生。它與通常的商標侵權案件中的正向混淆(forward confusion)剛好相反。在絕大多數的反向混淆案件中,在后使用者實力強大、聲名顯赫,而在先使用者(senior user)則相對弱小。

           

          該地區法院運用了“寶麗來因素”來評估消費者困惑的可能性:1).原告的商標的顯著性程度;2).兩個商標的相似程度;3).兩個商品的近似性;4).原告將開發一個與被告的產品相似的產品,以進入被告的市場的可能性;5).實際發生的消費者困惑的證據;6).被告使用被告的商標的意圖;7).被告的商標的質量;8).消費者的成熟度。1961年,美國聯邦第二巡回上訴法院在“寶麗來公司訴Polarad Elecs. Corp.(Polaroid Corp. v. Polarad Elects. Corp.)”一案中確立了這八個因素中的七個(除去第五個因素),“寶麗來因素”由此得名并在美國的商標案件中得到了廣泛的采用。其他評估體系還有包含著13個因素的DuPont factors和包含著9個因素的Lapp test等,它們與“寶麗來因素”大同小異。

           

          在中國的司法實踐中,法院在判斷“混淆的可能”時,主要以相關公眾的一般注意能力為標準,同時考慮商品或服務的具體特點、差異大小、價格高低、知名度等因素來進行綜合的判斷。

           

          2021年11月,該地區法院判定了百事的能量飲料商標可能引起反向混淆,向其下達了一個禁令,禁止其繼續使用該商標。此后,百事刪除了該商標中的Rise一詞,將其改為了Mountain Dew Energy。同時,百事提起了上訴。

           

          今年7月22日,該上訴法院認為該地區法院錯誤地使用了第一個“寶麗來因素”,而該因素正是八個因素中的最重要者。該上訴法院認為該地區法院正確地運用了關于“顯著性的程度(spectrum of distinctiveness)”的等級劃分來判定該咖啡公司的RISE商標為“暗示性商標(suggestive marks)”,但沒有進一步判定該商標和咖啡產品之間存在很強的邏輯關聯度,因此該地區法院沒有指出在“暗示性商標”的這一類別里,該商標屬于暗示性很弱的一種商標。

           

          1976年,美國聯邦第二巡回上訴法院在“愛芙趣公司訴狩獵世界公司(Abercrombie & Fitch Co. v. Hunting World, Inc.)”一案中建立了關于“顯著性的程度”的等級劃分。根據顯著性的程度,商標被分為五類,即臆造性商標(fanciful marks)、隨意性商標(arbitrary marks)、暗示性商標、描述性商標(descriptive marks)、通用名稱商標(generic terms)。前三類均屬于具有強大的顯著性的商標。

           

          該上訴法院認為一個暗示性很弱的商標幾乎等于一個描述性商標;一個暗示性商標主要利用該商標固有的內在含義,以暗示其商品的特性,而非專注于彰顯該商品的來源,這和一個描述性商標很相似。比如,“Microsoft(微軟)”和“Android(安卓)”這兩個暗示性商標沒有直接說明它們與計算機或技術軟件相關,但消費者可以通過想象力建立關聯。

           

          該上訴法院認為rise通常與起床和早晨有關,“很多人渴望喝一杯咖啡,用咖啡因來激發一天的能量”,那么RISE商標與喝咖啡的好處密切相關,所以該商標的暗示性很弱,僅享有很窄的保護范圍。該法院還對百事提供的證據給予了重視,即盡管該咖啡公司是RISE商標的一個排他性使用者,以識別其單人份的罐裝含咖啡因飲料,但目前市場上的100多種商品的商標都包含Rise這個單詞,包括咖啡、茶、能量飲料和其他宣傳提升能量的商品,比如Rise Up Coffee Roasters和Rise Up Organic Coffee。

           

          該上訴法院還指出,該咖啡公司自己的商標申請過程十分不易;該公司當時曾向美國商標專利局(USPTO)辯稱,很多咖啡產品的商標包含了Rise這個單詞,這證明消費者不太用這個單詞來識別商品的來源,所以其申請的RISE商標不會引起消費者困惑。該法院認為既然原告當時那樣認為,如今也應該承認百事公司對rise的使用同樣不會引起消費者困惑,尤其是被用于和咖啡產品不同的能量飲料產品。

           

          另外,根據第三個“寶麗來因素”,該上訴法院也不認為這兩個商品的相似性足以引起消費者困惑,僅以容量為例,該咖啡產品的容量為七盎司,而該能量飲料的容量為16盎司。

           

          基于以上關于兩個“寶麗來因素”的判斷,該法院撤銷了該禁令。

           

          來源:互聯網綜合

          編輯翻譯:China IP 國際部

          英文投稿及市場合作:

          jane.jiang@chinaipmagazine.com

          18911449529(微信同號)



          中文字幕隔壁出轨人妻

              <pre id="bbbz7"><pre id="bbbz7"></pre></pre>

              <track id="bbbz7"><strike id="bbbz7"><strike id="bbbz7"></strike></strike></track>

                <pre id="bbbz7"><pre id="bbbz7"></pre></pre>
                <big id="bbbz7"></big>